菲律宾在南海不断挑衅有何目的?美国怂恿和支持与自身政治私利-北极星网

菲律宾在南海不断挑衅有何目的?美国怂恿和支持与自身政治私利

菲律宾在南海不断挑衅有何目的?美国怂恿和支持与自身政治私利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2月28-29日访问澳大利亚期间再次就菲方在南海的一系列侵权活动狡辩,并对中方捍卫自身主权的行动进行歪曲。这延续了菲律宾近期在南海问题上各种挑衅不断的态势。除了侵闯中国岛礁,引入域外势力搅局等,菲律宾还再次搬弄起“法律手段”。其中包括菲国会参议院日前通过“海洋区域法”修正案,称要基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和所谓南海仲裁案裁决来明确“海上边界”。菲律宾这种提速海洋区域立法的用心值得警惕。

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是在美国怂恿和支持下,以对南沙岛礁非法侵占“合法化”为前提,对中国进行法理挑衅以巩固非法所得、压缩中国主权和海洋权益空间的错误尝试。这场闹剧说明,无视现实条件,将有关争议强行纳入所谓法律解决轨道并不适用于复杂的南海争端,缺乏国家同意的第三方强制解决程序背离《公约》缔约国设计争端解决机制的初衷,以包装诉求的方式进行滥诉动摇缔约国对《公约》争端解决机制在实践中能否得到正确使用的信心。

20世纪50年代以来,菲律宾从未放弃对中国南海部分岛礁的觊觎,只是在不同历史条件下采取了不同的侵权手段和掩护方式。除了直接非法侵占,还包括利用所谓民间探险、派遣军舰坐滩、滥用海洋法争端解决机制和国内立法修法等,这些都成了菲律宾试图渐进式突破自身领土外部界限的路径。近年来,菲律宾在国内立法修法过程中还刻意将非法领土主张精心包装或偷换概念为“海洋管辖权主张”,回避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的法律政治事实,置国际法上的“陆地统治海洋”原则于不顾,谋求以此固化在南海的非法所得。

菲律宾推进海洋区域立法进程,是试图进一步做实所谓仲裁裁决的法理挑衅。这种操作只会进一步挤压菲律宾与中国一道管控危机、妥善处理争议问题的政治空间。但在菲律宾看来,只有将仲裁裁决进一步国内法化才能使其发挥“最大效用”,进而“夯实”与中国进行海上对抗的政治、法律甚至社会基础。

刚通过的“海洋区域法”修正案除对菲律宾主张的不同海域性质、地位和管辖权做出规定,还涉及海域划界、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有关海洋争议问题解决等内容。这可能预示着菲律宾未来会进一步对中国进行法理侵权挑衅,例如单独提出或联合其他当事国提出南海200海里以外大陆架外部界限划定申请,抛开中国而与有关国家推进南海海洋划界谈判,甚至包装海洋环保、航行自由等议题提起新的南海国际诉讼。

再次搬弄“法律手段”也是菲律宾以所谓“认知战”方式在南海问题上进行挑衅的一部分,与其冒进侵权、炒热议题相呼应。一方面,菲律宾在内外舆论场上持续渲染仁爱礁、黄岩岛事态,向国内社会和不同政治势力渲染加速海洋区域立法的所谓“紧迫性”“必要性”和“合理性”。另一方面,菲律宾又利用阶段性的立法“成果”在舆论场上制造新的炒作点,菲海警、国家安全委员会等机构内热衷于就南海问题“撂狠话”“过嘴瘾”的部分高级官员不断发表情绪化和煽动性言论,服务于自身政治私利的同时继续维持议题热度,抹黑中国形象,诓骗国际社会。

中国维护自身在南海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能力今非昔比,中国维护南海地区稳定的意愿始终坚定不移。无论菲律宾围绕仲裁裁决做何文章,无论菲律宾如何推动国内海洋立法修法进程,无论菲律宾采取何种南海侵权策略以图将其单方面主张强加于中国,都不会使仲裁裁决“合法化”,也不会在国际法上贬损中国在南海的合法权利主张,等待菲律宾的必将是中国坚决、果断、有力的维权措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