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炸串”的西交大校友,融资近5亿-北极星网

“卖炸串”的西交大校友,融资近5亿

从西少爷到夸父,从肉夹馍到炸串,这位西交大校友再次撬动资本市场。

2024年2月26日,夸父炸串创始人袁泽陆宣布完成B轮融资,由愉悦资本、绝了基金联合领投,不二资本和老股东华映资本跟投,蔚澜资本担任独家融资顾问。

至此,夸父炸串已完成近5亿元人民币融资,成为近年小吃连锁总融资额最高的品牌。

实际上,在夸父炸串之前,90后的袁泽陆就作为西少爷肉夹馍联合创始人早已声名在外。而在这条厮杀异常激烈的小吃“江湖”,这位西交大校友为何能频频打造出爆款,获得资本加码青睐,值得观察记录。

今年突破5000家

当前投资环境下,一个小吃品牌能获得融资极不容易,“以前一年能融资三轮,现在可能三年才能有一次融资”,袁泽陆也在发布会上感叹道。

在上一个风口期,“炸串”曾一度成为当时创投圈现象级项目。2021年,夸父炸串接连拿下3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1.5亿元,同期,赛道竞品喜姐炸串亦完成了2.95亿元的A轮融资。

那一年,资本集中杀入食品饮料赛道,跑马圈地中,新茶饮和线下餐饮连锁成为两大市场宠儿,时不时地,就会有一些新品牌横空出世,突然蹿红。夸父炸串也是在当时乘着东风扩张迅猛,让资本看到了这一领域整合升级的想象空间,估值水涨船高。

图片来源:夸父炸串公司官微

但是,新消费很快经历了从盛夏到寒冬,2022年,资本降温,不少新消费品牌从风口跌落,出现资金链断裂、闭店、裁员等情况,夸父炸串也再未传出融资消息。

据红餐大数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餐饮行业相关融资事件共发生175起,与2022年的238起相比大幅减少,更远不及2021年。而夸父炸串是龙年新春开年餐饮小吃赛道的第一笔融资,近5亿元人民币总融资额,也让夸父炸串成为近年小吃连锁总融资额最高的品牌。

据悉,本轮投资方不乏长期关注消费领域的经验。其中愉悦资本连续三轮投资夸父炸串,而它也是瑞幸咖啡的投资方;绝了基金则是绝味食品(603517)、饿了么联合发起的投资基金,专注于食品连锁及餐饮行业的投资。

资本再次加注下,夸父炸串开启加盟“狂飙”模式。

2024年度战略发布会上,夸父炸串同时宣布启动“3亿盟想家计划”,即公司将投入超1亿元补贴加盟商,超2亿元品牌营销预算,全面提升加盟商服务质量,进一步扩大夸父炸串的市场份额,2024年底,夸父炸串门店数量预计将突破5000家,并且据《每日经济新闻》,袁泽陆希望能在2026年实现万店的目标。

回本周期6—8个月左右

夸父炸串目前有2000家门店,要闯过5000大关,意味着夸父炸串在2024年将平均每天新增8家门店。

袁泽陆曾多次将2024年的小吃炸串市场比作2020年的奶茶、2018年的卤味以及2021年的咖啡行业,认为是一个渗透和爆发的元年。

对于小吃炸串市场如何孵化万店品牌,袁泽陆常常提到的关键点包括:在夫妻老婆店的街边模式下验证数十年,具备被验证的抗周期性;能够通过几乎100%全成品配送做到门店操作极简化;四川口味的产品受众广,具备成瘾性;产品对消费者来说性价比很高等。

而在企查查上搜索“炸串”相关企业显示,成立日期在2018年—2023年的企业数量分别为5173家、8015家、8975家、10973家、12085家、11882家,增速或受行业集中度影响有所放缓,2024年截至目前仅新增了664家。

加盟费用同样是潜在加盟商的核心关注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寻求加盟者身份致电夸父炸串,对方招商人士表示,包括房租、装修在内,门店从0到开业前期投资大概在20万-30万左右,回本周期普遍在6—8个月左右。

其中,需要支付给夸父方的资金在14万元左右,其中包括综合加盟费4.98万元、年度管理费1.2万元/年、4.2万元的设备采购费,以及6000的门店设计费等。后续的食材采购方面,荤串需要向公司统一采购,素菜自行采购。

利润方面,对方表示荤串毛利大概在65%—70%左右,素串毛利在90%左右。以“爆款”巴掌大鸡排为例,成本是1.55元,堂食售价是6元,而外卖平台由于抽成问题,为保障利润率会卖到接近8元。上述人士表示,“(采购价)比起菜市场来说会要贵一点,因为它是串好的、腌制好的,但是整体的利润率是能够保证的。”

图片来源:夸父炸串公司官微

关于选址方面,“目前,商场店比社区店要多,但是不代表商场店挣得比社区店多,社区店的优势在于能做夜宵,并且更好做外卖。像商场店的话,堂食和外卖大概是7:3或者6:4,社区店则要打个颠倒。”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西安的话,目前我们有大概50家门店在营,品牌势能都是非常不错,对于西安的普遍的群众和顾客,他们普遍都认识夸父。”而据袁泽陆此前表示,接下来夸父炸串将重点聚焦在20多个城市,比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在天津、广州、杭州、西安等城市实现突破100家门店。

夸父炸串西安大悦城(000031)店开业时,曾登顶抖音西安小吃快餐人气榜TOP1

图片来源:夸父炸串官微

竞争仍然激烈

实际上,这并非袁泽陆第一次进入餐饮行业,此前他曾经是西少爷肉夹馍的联合创始人。

袁泽陆是一名90后,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还在互联网公司做过产品经理。2008年,袁泽陆就读西安交通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后转入管理学院工业工程专业。在校期间,他就曾和西交大校友联合创办飞饭外卖订餐网,在西安高校内火遍一时,甚至为更好创业而选择休学一年。

到了2014年,袁泽陆从百度辞职,和校友共同创办西少爷肉夹馍,策划并撰写了《我为什么要辞职去卖肉夹馍》一文让西少爷火爆出圈。据投资界,西少爷北京首家曾用10平米的小店创下100天卖20万个肉夹馍的纪录,短短一个月,就有投资人给出将近一亿的估值,西少爷肉夹馍不到两年便拿到1150万美金融资,成为当时“互联网+消费”最炙手可热的明星项目之一。

不过,爆红后没多久,同为西交大校友的创始人孟兵与宋鑫之间产生矛盾,闹出一场不小的风波,2018年,袁泽陆选择离开了西少爷肉夹馍,并由此创办了夸父炸串。

中国食品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朱丹蓬向记者表示。“现在关于炸串品类,在低线城市较受欢迎,超一线、一线城市也有一定刚需度,但市场容量不大,且受整个大健康及体重管理影响下,这类产品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是不足的,夸父受资本端看好是因为他是这个赛道的老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夸父炸串也在积极向“健康”靠拢,宣传使用了“不上火”的草本卤油,而这也势必带来更高的成本及物流、管理要求。

2024年,对于夸父炸串而言,或将是决定命运的分水岭。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如何权衡速度与质量、保障加盟商的利润以及标准化带来的同质化等,将是夸父炸串扩张路上需要注意的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