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顾问:若不采取措施,日本将消失!马斯克再发警告-北极星网

首相顾问:若不采取措施,日本将消失!马斯克再发警告

日本首相顾问森雅子(Masako Mori)表示,如果不能阻止出生率下降的问题,未来日本将不复存在。

另据澎湃新闻援引彭博社3月6日报道,5日,森雅子表示,“如果我们这样下去,这个国家将消失……人口不是逐渐下降,而是直线下落。直线下落意味着现在出生的孩子将被扔进一个扭曲、萎缩、无法运转的社会。”她还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社会保障体系将崩溃,工业和经济实力将下降,日本自卫队也将招不到足够多的新兵员。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曾在2月的视频演讲中就“少子化”称日本的人口“处在能否维持社会功能的边缘”,明确表示将以不同寻常的儿童及育儿对策“扭转事态”。

马斯克:日本人口自由落体

当地时间周三(3月1日)晚,在特斯拉投资者日活动刚刚结束后,马斯克又在推特上关心起了日本的人口危机,并重申了他对全球人口崩溃的警告。马斯克在推特上分享了一篇新闻文章,他写道:“去年日本死亡人数是出生人数的两倍。人口自由落体。”马斯克进一步警告称,“世界其他地方有效仿的趋势。”

此前一天,马斯克还对推特上另一条有关日本人口危机的推文进行了回应。

一位帐户名为“WallStreetSilv”的推特网友发帖称,日本人口减少导致大量废弃房屋(鬼屋)。现在是13%,预计到2038年将增长到1/3。这也是欧洲和美国的未来吗?”马斯克回应称:“低出生率导致鬼城(Ghost cities),最终导致鬼文明(Ghosts Civilizations)。马斯克此前曾多次就人口危机发出警告。去年5月他曾发推称:“除非出现变化导致出生率超过死亡率,否则日本最终会不复存在。”

首相顾问:若不采取措施,日本将消失!马斯克再发警告

马斯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岸田文雄:这是“危急情况”

日本去年新生儿数首次跌破80万。据环球网3月1日援引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月28日晚上就此事表态,承认这是“危急情况”。

“日本出生数连续7年减少,意识到这是一种危急情况,”岸田文雄在首相官邸向记者表示,“为扳回少子化趋势,需充实并推进当前时代与社会所需要的政策,我强烈感受到这一点的重要性。”

据日本共同社早些时候报道,厚生劳动省2月28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显示,日本2022年新生儿数量为799728人,自统计开始以来首次跌破80万人。据统计,出生数较上年(2021年)减少43169人,连续7年创新低。死亡数减去出生数的人口自然下降为782305人(较上年增加172913人),创历史最大减幅。报道还称,日本政府2017年曾公布估算,预测出生数初值跌破80万人是在2033年,但实际提前了10年多,少子化进展迅速。

日本全国近850万套房屋空置

日本少子化加速发展的同时,该国空置房(也称“幽灵屋”)越来越多。据新京报援引日本《朝日新闻》1月16日报道,为了缓解空置房问题,日本政府陆续推出一些措施,包括鼓励房主修理破旧房屋或置换新房的修订税收减免计划。但这些举措短期内或许难以扭转空房增多的趋势。

日本总务省每5年实施一次全国房屋空置率调查。上一次公布空置率是2018年,那年日本全国有849万套房屋空置,住宅空置率达到13.6%,比2013年上升0.1%,也是有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日本知名研究机构野村综合研究所表示,除非拆除大部分空置房屋,否则这一比例将在2038年跃升至31.5%。《朝日新闻》称,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和人口萎缩现象越发严重,预计未来几年空置房数量仍将增多。

据报道,野村的一份报告显示,除非拆除,否则到2038年,日本三分之一的房屋将无人居住。

首相顾问:若不采取措施,日本将消失!马斯克再发警告

行人在日本东京站穿行。图片来源:新华社

多重因素或阻碍日本青年生育

据新华社2月13日消息,日本一项针对18岁左右年轻人的调查显示,近六成调查对象有生育意愿,但认为自己将来真的会生育子女者占比不足50%。不少人担心,步入社会后,财力和精力等方面问题会成为生育障碍因素。

日本财团去年12月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在线调查1000名17岁至19岁年轻人,询问他们对工作方式、生育子女等方面的看法。日本广播协会12日援引调查结果报道,59%的调查对象表示想要孩子。但当问及将来是否真的会生育子女时,仅46%回答“是”,23%回答“否”,31%表示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或尚未考虑清楚。

表示将来会生育子女的调查对象还被问及可能阻碍生育的因素。调查结果显示,在多个选项中,选择“经济负担”因素占比最高,为69%;其次是“难以平衡工作和育儿的关系”,占比54%。

女性调查对象选择心理和生理压力因素的比例分别是37%和36%,均比男性对应的比例高出10多个百分点。所有调查对象还需回答希望政府采取哪些措施提高生育率。结果显示,39%的人希望免除学费,占比最高;33%希望政府提高对育儿家庭的补助;逾20%希望政府能提倡休育儿假,增加日托育儿机构数量并提高其质量。

依据日本广播协会说法,高等教育学费令不少日本大学生感到“压力山大”,步入社会后仅还贷一项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有人甚至因此不敢考虑生育。一家日本学生援助机构的数据显示,日本1990年领取助学贷款和助学金的大学生比例为21.8%,到2020年这一比例升至49.6%。

日本财团说,这项调查表明,对财务状况和工作的担忧影响了许多年轻人的生育计划。有关方面应予以重视,提供多种类型支持,以解决年轻人广泛关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