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辞职须立刻入伍,韩国政府这招能让医生妥协吗?丨看天下-北极星网

若辞职须立刻入伍,韩国政府这招能让医生妥协吗?丨看天下

  从2月19日算起,韩国医生的罢工行动已进行到第12天。虽然政府一再警告,2月29日是返岗的最后期限,但从目前形势看,医生们仍未“投降”。不过,部分继续罢工的医生可能要陷入两种局面——“不当医生就去当兵”和被判刑。

  “不当医生就去当兵”

  韩国医生罢工人数一度过万。不过,2月29日,韩国保健福祉部表示,由于基数有差,难以准确进行比较,但缺勤医生占比相较28日(73.1%)略有减少,连续两天下滑。截至当日上午11时,有294名实习、住院医生返岗复工。

  在这之前,韩国政府反复喊话参与罢工的医生:返岗设定的最后期限为2月29日,如不听令返岗或将被追责。此外,韩国兵务厅2月28日宣布,若因为本次事态罢工或辞职导致失去实习医生身份,且未完成兵役的男性实习医生,需要在明年3月前服兵役。

  根据韩国的兵役制度,若毕业于医科大学,且在指定医院进行实习的实习医生,且33岁前结束实习医生身份成为正式医生,则作为“医务士官候补生”身份,在韩国未发生重大战争的情况下,仅需参加4周的军事训练和一年一度的定期训练,若辞去实习医生身份,医院院长需要在14天内通报至兵务厅,并在“最近的时间段”重新履行入伍手续,而作为不具备实习医生身份的医科生,医务军官需要服役38个月。

  不过,韩媒报道,由于韩国保健福祉部早前向医疗界下达了禁止受理集体辞职书等命令,因此韩兵务厅目前还不会直接决定是否立刻要求这些递交辞职信的住院医生入伍。兵务厅相关人士25日表示,若这些医生的辞职信还没有被受理,则属于“无故缺勤”的情况,而非“终止实习”,因此还不能视作入伍对象。

  即便不去当兵,辞职罢工的医生也可能面临法律问题。根据当地法律,拒绝听从复工令的医生可能被暂停执照最长一年,最高判监三年;一旦罪成,即使被判缓刑,也会被吊销执照。被处分的医生,在海外就业时也会受到限制。

  医政博弈焦点何在?

  这场激烈的医政博弈起于今年2月初。

  2月6日,韩国保健福祉部发布了医学院扩招计划,规模从现行的3058人增至5058人,增幅约为65%,扩招将持续5年,到2030年将新增约一万名医生。

  实际上,有关韩国医学院是否需要扩招的争论已进行多年,医生和政府争议的焦点就在于韩国是否真的缺医生。

  政府方面认为,随着韩国老龄化逐渐加深,医生的数量相对来说有缺口。此前韩国政府曾预测,到2035年,韩国将面临 1.5万名医生缺口。此外,经常被拿出台面的数据是,每千人拥有医生数在经合组织(OECD)的排名。截至2023年7月,韩国人均门诊就诊次数和床位数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排名第一,但每千人拥有医生数居倒数第二。即使在首都首尔,每千人拥有医生3名,仍低于OECD平均水平(3.4名医生/千人)。

  不过,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大韩医师协会紧急对策委员会媒体公关委员会委员长、医协前会长朱秀虎对此数据的可比性持怀疑态度。他表示,韩国和其他OECD国家的医疗制度本就不同,很多OECD成员国的医生相当于“公务员”,领取国家给予的薪水,工作强度也较低,而韩国以私立医院为主,医生是多劳多得,为了赚钱需要工作很长时间。“因此,我们认为单纯这样比较是无意义的”。

  根据报道,朱秀虎还指出,虽然韩国相比于其他OECD国家的医生数量少,但许多依据证明韩国是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更方便就医的地方”。第一,韩国人均每年去医院就诊次数是OECD国家平均值的2.6倍,是世界上最多的国家之一。第二,韩国每名患者每年平均住院时长仅次于日本。

  反对扩招的医生们还一直强调,韩国医生并非数量不够,而是医疗政策、制度和医生分配的问题。盲目扩招只会导致竞争加剧,使医生的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一项针对2万余名医师协会会员的调查显示,95%的受访者不认同“韩国缺医生”。大家更倾向于这是市场调节的必然结果。

  不过,有韩媒分析,韩国医学界激烈反对政府举措,一条显而易见的理由是,扩招会导致医学生供应量过多,一旦供过于求,行业将面临严重降薪。

  据报道,目前韩国医生是世界上收入最高的医生群体之一。2022年OECD的数据显示,韩国公立医院的专科医生平均年收入近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3万元),远超全国平均薪资水平。

  罢工医生会妥协吗?

  医生们显然是铁了心和政府对着干。

  此前医生们多次抗议过政府对医学院的扩招措施。例如,2020年8月,韩国政府公布医学院扩招方案,称将在10年内,每年扩招约400人,同时新建一所公立医学院。大韩医师协会就此闹过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工”,医师协会的成员们还曾在国会正门前举行过反对扩招的集会,当年8月,一众医护集体罢诊……到9月1日,151家医疗机构的统计显示,83.9%的住院医生和32.6%的专科医生拒绝出诊。韩国国防部不得不向民用医疗机构派驻军医,参与新冠救治。

  最终,韩国政府妥协,扩招计划再次搁浅。实际上,也正是因为医生们一次一次反对,韩国医学院从1998年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行过扩招,从2000年至2006年期间,医学院招生名额由3273人缩减至3058人,之后一直保持至今。

  除了以往的“斗争经验”让医生们不想妥协,“绑架”国民医疗也是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有韩国律师认为,政府不会吊销所有离岗医生的医生执照,以免造成长期的医疗人手“真空”。实习和住院医生是这次罢工的主力。他们的人数虽然仅占韩国10万名医生的一小部分,但占了大型教学医院工作人员四成左右。他们在急诊室、加护病房和手术室等岗位都执行关键任务。

  韩国保健福祉部次官的发言,则暗示不存在“法不责众”,“如果10人辞职后不遵从复岗命令,将对10人进行处分”。

  政府此次为何如此“刚”?

  面对医生们的“硬刚”,韩国政府没有透露出协商的意思。

  首先,韩国政府认为自己的措施是“民心所向”。据悉,对于医学院扩招,韩国民间的支持声音占上风。民调机构盖洛2月13日至15日在韩国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76%的受访者认为该政策“利大于弊”,16%认为“弊大于利”,9%持保留意见。

  所以,韩国政府此次态度比较强硬,不仅一再表示将对离岗医生追责,将吊销执照至少3个月,对涉事人员处以30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6.3万元)的罚款,并按照相关司法程序进行处理。2月27日,韩国保健福祉部以违反《医疗法》等为由向警方举报大韩医师协会(医协)5名相关人士。

  同时,韩国保健福祉部工作人员2月28日还“上门催工”,前往实习住院医生的住所,把复工命令书交到实习住院医生手中。

  尹锡悦政府强硬态度的背后也有政治因素考量。4月10日,韩国即将举行第22届国会选举,届时韩国主要政党将围绕300个国会议员席位展开激烈角逐。这是尹锡悦政府上台第三年面临的一次重要选举,国民力量党显然希望借此扭转在国会中“朝小野大”的局面,助力尹锡悦后续顺利地施政;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则希望捍卫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制衡尹锡悦政府的施政。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医政对峙意外地提升了韩国总统尹锡悦本人的支持率。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23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为34%,较上次调查上升1个百分点,差评率为58%,与上次调查持平。几周前,由于其妻子收受名牌手提包事件,尹锡悦的支持率险些跌破30%。

  所以,医政双方都有立场,针锋相对,互不退让。而为最后后果“买单”的,恐怕还是万千患者。

  文|记者冷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