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达系快递员生存“困境”:月入很少过万,投递新规或带来新考验-北极星网

通达系快递员生存“困境”:月入很少过万,投递新规或带来新考验

“春节不打烊”刚刚落幕,快递业又将迎来新一轮挑战。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根据交通运输部网站消息,新修订的《快递市场管理办法》将自2024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引人关注的是,《办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未经用户同意擅自使用智能快件箱、快递服务站等方式投递快件的,最高可被处罚3万元。

这意味着,从法规层面对快递业“最后一公里”投递作出了明确规范。社交平台上,有不少消费者就对此次新规表示支持,“快递老是毫无通知就被直接放在驿站,有时候过了一周才发现通知短信。”

新规同时也对末端派送的快递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眼下正值年后快递业复工的节点,顺丰、京东、通达系的网点纷纷开启抢人大战。2月26日,菜鸟速递发布大规模的快递员招聘信息,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招聘6000余名快递员。

但招工难度不小。“每个快递公司都在拼命招人,但是快递员也在观望新规后还能不能赚到钱,谁都不想早上6点出门,风中来雨中去,晚上11、12点回家,到头来养不活自己。”一位快递从业者说道。

近几年,快递业务量高速增长,迅速爬坡至千亿级别,市场对于物流服务的需求量不断增加。但与此同时,一批快递员却在“逃离”,屡屡上榜人社部每年“最缺工100个职业排行榜单”前十。

新规对于末端数百万的快递员们,或带来一场不小的风暴。

新规落地,通达系快递员担心工作时长延长

新修订的《办法》落地于今日正式落地。

此前相关的条例与法规并非没有对快递投递的服务标准进行过规范。如旧版《快递市场管理办法》提及,快递企业应当将快件(邮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国务院2018年3月2日发布的《快递暂行条例》同样有相似表述。

“送货上门”则成为近几年快递企业内卷服务的方向之一,以通达系为代表的经济型快递也加入顺丰、京东们的战局,各家纷纷推出“中通标快”“圆准达”“智橙网”等高端产品,并承诺送货上门。有申通快递(002468)员曾对时代财经称,从2023年2月份起,总部和网点就对上门件进行补贴,约0.6元/件。

但对全国每天数量上亿的快递件来说,驿站、快递柜仍是大多数包裹的“归宿”。

此次新规,则将近年来行业内频发争议的“快递不上门”“驿站代收快递”问题,上升至法规层面,并且明确处罚力度,首先将由邮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予以警告或者通报批评,可以并处1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前几天我们站长已经口头通知,要求一些普通的非时效件也要多打电话,避免被投诉。”某通达系快递员告诉时代财经。辽宁某地市级快递员沈明则称,目前还没有收到正面通知,但“人心惶惶”。

尽管近两年快递企业纷纷提出送货上门,但据时代财经了解,通达系快递员每天派送的快递中超过九成的均不需要派前电联及上门派送,默认投递在快递驿站、快递柜或其他代收点即可。

沈明举例称,一天500个快递件里大概只有约30个需要电话联系,“这些快递一般是特快件、生鲜件等高端件,不能直接入库驿站,需要电联按需派送,总部还会抽查,一不注意就可能产生罚款。”

按照新规,沈明担心工作时长将大大拉长,“要是所有快递都需要打电话、按需配送,那白天能完成原本一半的工作量都够呛,白天打电话,晚上送件,估计要12点才能下班。”

“不现实。”贵阳某快递加盟商李江对时代财经直言,旗下网点快递员日均派件量达四五百,如果每一个快件均需要电联,一个电话耗时1分钟,那意味着要花上近八个小时打电话,“一天光坐在三轮车上打电话了。”

李江认为,通达系网点的快递量过于庞大,无法像顺丰、京东等直营快递一样实行按需派送,且据其了解,其所在的城市直营快递网点的派费是通达系网点的一倍。

对此,某直营快递企业快递员也对时代财经指出,自己日均送件量在140个左右,基本上90%的快递需要上门,平均派费在1.4元/件左右,而同区域的其他加盟制快递网点派费则在0.8元/件左右。

甘肃某网点加盟商也表露了自己的担忧,称新规增加了网点的派送难度,“是个不小的考验。”更令他发愁的是,电联派送意味着快递员每天的送件量将下滑,这对于按件计量的快递员来说,工资相应也下降了,“如果保证不了业务员的收入,就留不住人。”

不少快递员对于新规的实行抱观望态度。“今年的快递量感觉比去年还多,但行业内的人越来越少。”沈明称,区域内不少网点年后均在招工。

月收入难过万,年轻快递员在流失

李江则刚刚经历了一场抢人大战。

眼下正值每年农历新年后的招工潮,各大快递企业及网点的招聘信息频繁出现在第三方招聘软件、公众号上,为加快网点快递员到岗,有网点开出月薪过万、月薪1.5万元的条件。

李江经营的网点在年前就处于缺人状态,年后到岗率也仅有50%。“这两天终于七七八八招够人了,但新入行的比较多。”

入行七八年的李江颇为感慨,以前一年下来没什么人辞职,除了“双十一”大促,一年内也就招两三个人,但如今快递员来一拨、走一拨,“年轻人越来越留不住了。”

2013年电商崛起以来,快递行业也经历了一个狂奔时代,十年内快递量规模增长10倍以上。成千上万的快递员也投入包裹如山的网点中,中华全国总工会在《第九次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中指出,截至2021年12月,我国快递从业人员总数约490万。根据快递物流信息平台“快递100”数据,截至2022年,中国快递员数量接近450万人。

但末端快递员的生存状态,似乎没能赶上快递行业增长的快车。

最直接的表现是收入下降。快递员“月薪过万”的现象,在行业加速竞争、快递价格战愈演愈烈下逐渐消失,派费几毛几毛地下降,侵蚀着网点的利润及快递员的收入,不少区域已击穿1元/票。

李江告诉时代财经,2023年其网点的派费每票平均降了0.26元,“网点一个月派件量40万,相当于10万块没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这场价格战风暴主要卷向了业务量庞大、市场排名焦灼的通达系企业,以及背后密密麻麻的加盟制网点。但上述直营快递企业快递员也表示,去年以来其工资也面临缩水,派件费用从以前2元/票降至1.4元/票,如今月工资普遍在六七千元左右,“这个月开始我们的油补也降了。”

网点加盟商老板们也颇为无奈,“去年省区给网点一票降了2毛多,我只降了快递员1毛,但很多快递员还是扛不住离职了。”

按照李江的统计,目前网点内快递员月工资基本在6000元左右,其中2-3个能拿到七八千元,仅有1个过万,“整体比前几年少了两三千元。”

入行年限较长的沈明则称,2020年前一年能挣十三、四万元,但现在一年下来仅有10万左右,“按今年的形式估计也就七八万。”

根据“快递100”发布的《2021年中国快递员权益保障问卷调研》,54%的快递员每个月收入少于5000元(含),33%的快递员每个月收入在5000-8000元之间,8001-1万元的占9%,月入过万的快递员仅占4%。

与收入下降不对等的是,快递小哥们身上背负着越来越多的服务要求和愈发严苛的考核标准。

去年以来,价格战抬头、快递企业加速内卷服务、三轮车新规实行等等,这一切压力都传递至末端,不断挤压着一线人员生存空间。

离职三个月的东莞快递员王勇感叹自己“心累、身体累”。2023年以来,王勇直言自己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我们每人负责一个区域,很难找其他工友替班,大家基本都是全年无休。”

早上七点半上班,晚上送完快递下班一般七八点,王勇每天的工作时长将近12小时。国家邮政局2023年2月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近一半快递员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工作8-10小时的占比30.6%,12小时以上占比21.4%;48.9%的人表示每周休息一天,44.5%的人休息时间不确定。

工作强度高之外,罚款问题也给末端网点及快递员带来压力。“每天最怕的就是电话响,如果被投诉了会有系统打电话过来,一天三四个的话,当天就白干了。”

而正式落地的快递投递新规,又将对末端快递从业者们带来未知的变化与影响。“1单罚3万谁都承受不了,还不如进厂拧螺丝。”沈明称。

(以上受访者李江、沈明、王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