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 新年经济-北极星网

求解 新年经济

  (本文作者伍戈,博士,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不必然,亦非偶然。

  内需缺口:究竟谁来弥补?

  地产调整未见终点,仍将与整体经济深度反馈。房价持续下行,反过来通过家庭财富、企业抵押品等机制影响微观主体预期。由此引致的产出缺口,欲倚赖基建对冲。高技术产业产能利用率降幅已超整体工业,或折射出过剩的概率。

  海外降息:风险随之回落?

  随着通胀退潮,联储等央行加息周期已至拐点。但美国居民资产负债率仍处近40年低位,经济“软着陆”概率犹存,降息预期或较反复。今年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超级选举年”,全球逾60个经济体将迎来大选,地缘政治风险不容小觑。

  价格略升:真正摆脱低迷?

  全球总需求趋弱之下,国际油价中枢或回落。国内基建及“三大工程”利好相关价格,PPI全年中枢预计升至0%左右。生猪产能去化将对下半年猪价形成支撑,CPI中枢或小幅回升至0.6%左右。地产调整未结束前,价格难言真正摆脱低迷。

  政策加力:节奏先于经济?

  更积极的经济目标,往往预示更多逆周期调控。节奏上,去年政策对经济的响应缓于过往,今年也不排除政策发力偏后可能。地方债提前批额度较去年晚下达约1个多月,货币方面也强调“适度平滑信贷波动”,社融或呈先降后升态势。

  注:T为各国房价显著调整时点(剔除70年代成本冲击期的样本),参看Oust & Hrafnkelsson (2017)。

  (本文作者伍戈,博士,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