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考年龄放宽 打破“35岁求职门槛”再进一步-北极星网

公考年龄放宽 打破“35岁求职门槛”再进一步

4月7日,公务员部分岗位年龄调整到40周岁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据悉,今年河南、山东等省份将招录公务员的部分岗位年龄从过去通常的35周岁以下年龄限制,放宽至40周岁以下。实际上,近几年,公考年龄放宽已在多地推行,并且个别基层岗位或专业技术岗位也放宽了年龄限制。有关分析指出,将有更多的劳动力被公务员就业吸纳,同时引导其他行业及企业重新审视招聘年龄限制,有望打破35岁求职门槛、改变职场年龄歧视,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岗位会放开年龄限制,并且将出现更多维度的人才招聘探索。

多地放宽年龄限制

截至发稿前,公务员部分岗位年龄调整到40周岁话题已收获1.3亿阅读量和1.7万讨论量,热搜最高攀至主榜第四位。其实,放开公务员考试年龄限制,一直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多地也陆续在将部分岗位最大招录年龄调整至40周岁。

据悉,在2023年河南省发布的统一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告中,就明确指出报考者应当在18周岁以上、35周岁以下,除对年龄有特殊要求的职位外,对2023年应届硕士、博士研究生放宽到40周岁以下。此外,贵州、天津、湖北、江西、广西、四川、云南、重庆、内蒙古等地在个别基层岗位或专业技术岗位条件上也放宽了年龄限制。

中公教育北京地区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公考大部分岗位招聘年龄限制范围还都在18—35周岁,有部分岗位年龄放宽至40周岁的,一般都会附加上硕士或博士学历和应届毕业生的条件。另外,部分地区在人才引进上也会进一步放宽岗位年龄限制。

以北京地区为例,虽然目前公务员及事业单位招聘年龄基本在35周岁以下,但据此前发布的丰台区教育系统人才引进计划,引进人才的年龄一般不超过45周岁。并且,按照《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个人能力、业绩和贡献特别突出的可进一步放宽年龄限制。北京市内调动人才年龄一般不超过50周岁。

此外,中公教育北京地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在北京,超过35周岁的非应届生,走统一招考的话,还有社区工作者的岗位可以报,其年龄要求一般在40周岁以下,而这类岗位对学历及技能的要求也是偏低的。

释放就业积极信号

在备战国考的“90后”互联网影视从业人员李蔚看来,35岁似乎已经成为当前职场默认的年龄红线,除了公务员及事业单位岗位招录有这一年龄限制外,很多企业招聘也会有同样的要求,甚至要的年龄更小。

对于“35岁门槛”,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表示,这最早出现在1994年《国家公务员录用暂行规定》中对公务员资格的限制条件,之后这一标准不断延续,并逐渐被国企、事业单位、民企所应用,直到现在成为就业市场的“通用标准”。

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我国公务员晋升方式一般是从最低级开始,逐级晋升,且“上不封顶”。如果“入门”时的年龄太高,而级别又只是最低级,不利于工作的开展。另外,北京社科院副研究员王鹏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还有对员工工作效率、学习能力和成本的考虑。更年轻的员工通常被认为更有灵活性、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同时薪资要求可能较低。而且一些企业追求团队年轻化,以维持团队活力和创新能力,这种观念逐渐形成了“35岁门槛”。

王鹏认为,近来多地推行公考年龄放宽,为打破35岁职业门槛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可以成为企业招聘的重要参考,一些企业也会开始更加重视员工个人能力和经验,而非仅仅关注年龄。“这些措施虽然还在起步阶段,但为改善求职年龄门槛提供了积极的信号”。

“公务员招录年龄放宽,不仅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进一步优化人力资源配置,还有助于解决中年人群体的就业问题,有望打破职场上的年龄歧视,让更多的中年人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并且,这可能在未来成为公务员招录制度的一个重要方向。”中国信息协会常务理事、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朱克力对北京商报记者说。

将有更多维度的探索

“虽然在目前的公考招录中,放宽年龄限制的岗位还是占少数,但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岗位会放开年龄限制,并且将出现更多维度的人才招聘探索。”王鹏说。

据了解,针对一些专业性较强的职位和辅助性职位,因年龄或考试方式等缘由,无法通过一般的考试遴选,国内对聘任制公务员制度的改革探索已持续多年。早在2007年,上海与深圳率先试点,招聘了国内第一批聘任制公务员。2016年,北京首次面向全国公开招聘六名聘任制公务员。4月7日,浙江金华发布包含“年薪80万元”“正式公务员”“不用笔试”等条件的招聘信息,使聘任制公务员再次出圈。

另外,付建强调,随着老龄化和少子化的深入发展,“35岁门槛”在未来可能成为过去式。在当前人口红利锐减、养老成本增高的背景下,改变劳动者供给结构是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

“目前,改变职场年龄歧视的关键在于,首先要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社会观念,即改变对中青年劳动力的刻板印象;其次要不断完善、贯彻落实《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保护劳动者平等就业权的细节规定;同时,企业应建立更加科学、公正的招聘机制,设立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和培训项目,帮助各年龄层员工提升其能力和价值。”付建表示。

“此外,对于劳动者自身来说,还要树立自信,保持积极的心态面对职场挑战,同时,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和知识水平以适应不断变化的职场需求,积极参与各类职业培训和学习机会来增强自己的竞争力。”朱克力说。

互联网资深人士、公关专家王亦菲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在对年龄限制较为明显的互联网行业,不少大厂已经推出了较为完善的员工培训制度或兴趣小组。例如,有码农会做体育营销,有产品经理学写代码,这些都是结合员工兴趣而进行的职业技能培训。面对不断变化的就业环境和AIGC等科技冲击,不断地对自身能力进行迭代升级,是每一位‘打工人’都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程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