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华通122亿商誉悬顶 2023年度业绩是否会再“变脸”?-北极星网

世纪华通122亿商誉悬顶 2023年度业绩是否会再“变脸”?

  过去十年,世纪华通(002602.SZ)因一系列大规模跨界并购,公司账面最高商誉金额一度达到220亿元,如同悬在利润头上的一把利刃。

  2023年初,世纪华通在从未对游戏业务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公告一次性计提54亿元商誉减值,位列2022年度商誉减值损失榜榜首,直接导致公司上市11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事实上,经过2022年度的巨额计提,目前世纪华通商誉依然极高。Wind相关数据显示, 世纪华通在2023年三季度末商誉仍高达122.01亿元,位列游戏行业第一,现有商誉对应公司净资产的比值达45.72%。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前三季度,世纪华通实现净利6.9亿元。在盈利的情况下,该公司却在当年第四季度一次性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令市场哗然。2023年前三季度,世纪华通实现盈利翻倍。在此情形下,公司2023年度业绩是否会继续遭遇“变脸”?

  就此,财联社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世纪华通,公司证券部人士回应表示,“我不能说完全没有减值,但是我们今年不会有大额减值了。总体来说,我们对游戏行业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如果有合适的资产,我们也不排除继续收购。”

  超百亿商誉悬顶,实控人早已套现

  世纪华通的巨额商誉来自连年的并购。

  2014年,并购浪潮兴起。Wind数据显示,2014-2017年,世纪华通陆续收购了天游软件、七酷网络、趣游科技、点点互动等公司以发展互联网游戏业务,合计耗资92.39亿元。其后,2019年,世纪华通作价298.03亿元将盛跃网络100%股权收归旗下,广受市场关注。

  至此,上述系列收购交易价款合计达390.42亿元。通过不断买买买,世纪华通从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一跃成为国内A股最大的游戏公司,但也背上了商誉包袱,2019年末公司商誉达153.2亿。

  公开信息显示,世纪华通此前多次收购的标的大都是“踩线”完成对赌业绩。在对赌业绩期限后,标的公司业绩出现“变脸”情况。

  以盛大游戏为例,按照业绩对赌协议约定,盛大游戏承诺2018-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1.36亿元、24.94亿元、29.68亿元。最终,这三年盛大游戏的扣非净利润为21.4亿元、25.18亿元和29.85亿元,踩线飘过。但承诺期刚过,世纪华通的业绩骤降。

  2020年世纪华通再次跨界进军IDC领域,进一步增加71亿元商誉,其中仅收购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计算中心上海珑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就产生商誉54.39亿元。

  2021年Q1,世纪华通扣非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7.94亿元降至5.28亿元,而2021年全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仅2.41亿元;公司电脑端游戏、移动端游戏和网页端游戏三块营收同比全面下滑,下降比例分别为14.93%、6.98%、39.5%。

  为了支撑并购扩张,世纪华通还频频实施股权融资。Wind数据显示,2014年至2020年,公司实施了6次定增,合计募资超400亿元(含股权收购资产金额)。加上IPO募资10.35亿元,公司股权融资累计数达411.21亿元。

  然而,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世纪华通总资产仅有355.22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仅为266.87亿元。截至1月5日收盘,公司总市值也只有37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纪华通问鼎“A股游戏王”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苗通、高管邵恒等人却选择套现。有统计显示,2020年下半年开始,王苗通及其控制的华通控股、鼎通投资在一年内累计套现达74.28亿元;公司原副总裁邵恒经过多达17次减持操作,也成功套现超15亿元。

  计提54亿商誉减值

  通过并购而风光无限的世纪华通,近两年正遭巨额商誉反噬。

  行业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游戏行业大多属于轻资产类型企业,很多轻资产公司被并购进来,以巨额商誉的形式成了上市公司的重资产,一旦发生巨额减值,就有可能形成“业绩黑洞”。

  针对122亿商誉的风险问题,世纪华通证券部人士称,商誉的风险不能只看账面数字大小,主要还是要看行业的景气度和标的公司发展的预期。“如果标的公司业绩表现好,或者游戏行业情况好的话,即使有商誉它也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在2022年业绩预告发布之前,世纪华通从未对游戏板块资产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据世纪华通2020年和2021年年报,公司商誉账面价值分别为220.5亿元、164.02亿元(不含ActozSoft的游戏业务商誉账面价值约人民币167.86亿元),减少的56.48亿元是以处置子公司方式实现的。

  但在2022年报中,世纪华通对不含ActozSoft的游戏业务资产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4.28亿元,加上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7.1亿元、长期待摊费用减值准备2.04亿元、固定资产减值准备1.43亿元等,公司一次性计提了65.23亿元资产减值准备,被市场质疑业绩“洗大澡”。

  受此影响,2022年世纪华通净利亏损70.92亿元,亏损金额接近2019-2021年的净利润总和。据财报,公司2019年至2021年三年净利润合计75.58亿元。

  世纪华通的商誉大幅减值、业绩缩水等问题也引起了深交所关注。

  2023年5月,因2022年年报,世纪华通收到问询函。深交所要求其说明公司在2021年度净利润下滑时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却在2022年前三季度盈利的情况下,第四季度一次性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等一系列问题。

  要知道,2021年商业化的游戏版号审批出现暂停,世纪华通的游戏业务收入出现大幅下滑。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世纪华通并未对游戏板块资产进行商誉减值。

  经过两次延期,世纪华通回复表示,2022年末发起的商誉减值及长期股权投资减值等相关行为是审慎且合理的,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不存在利用计提大额减值准备进行业绩“洗大澡”的行为。

  针对商誉减值造成业绩亏损,世纪华通董事长王佶曾发表公开信称,“计提商誉减值,对我们而言,是一次主动的‘跨越艰险’,有助于公司排除万难,更利于聚焦核心业务,增强市场信心。”

  王佶在公开信中强调,前三年,国内行业经历了数据下滑、市场低迷的阵痛,为确保主营业务发展,该公司在过去一年里调整组织架构、重新梳理精简在研项目等一系列措施,牺牲了部分业务的毛利润与净利润,但这有利于2023年的成本控制,恢复正常盈利水平。

  2023年7月23日,世纪华通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另一边,世纪华通公众号也删除了此前王佶的公开信。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期深交所披露了2022-2023年度信息披露评价结果。根据评价规则,评价结果分为A、B、C、D四档,分别代表信息披露工作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

  评价结果显示,世纪华通的信披评价结果被深交所从B降到C。